三.收购前的考量
三.收购前的考量

三.收购前的考量

    加拿大证券法针对收购上市公司证券的收购,设置了“预先警示”报告制度。如果买方收购任何种类的表决权证券或股票导致其及其所有一致行动人所实益拥有、控制或实际控制的此等证券比例达10%以上, 则买方须立即发布并提交一份新闻稿(在任何情形下,均不得晚于收购发生后下一工作日开盘时),并须立即提交一份预先警示报告(在任何情形下,均不得晚于收购发生后两个工作日)。如果买方追加收购的同一种类发行在外证券比例每增加2%以上,或者买方处分此等证券导致其拥有的此等证券的比例每下降2%,或者导致买方拥有的此等证券比例低于10%的比例下限,买方须立即发布并提交进一步的新闻稿和报告。三.收购前的考量

    买方须在新闻稿中披露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i)其所收购或出售的证券数量和比例;(ii)收购或出售证券的目的;以及(iii)其是否有进一步收购或出售其他证券的意图。此外,每一报告被提交后至届满一个工作日前属于冷却期;买方不得在此等冷却期内进一步购买证券。如果买方所拥有的股票比例达到20%,则不再适用冷却期;此时,应适用要约收购规则。如果目标公司系美国注册的公司,则目标公司还须遵守美国1934年《证券交易法》《附表13D》中的报告要求; 此等报告要求于买方所拥有的证券比例达到5%时被触发。

    合格机构投资者(包括金融机构、养老金基金及部分私募股权基金和对冲基金)可以适用替代月度报告制度(“AMRS”);该制度与美国《附表3G》中的报告机制在概念上类似。传统的预先警示制度与替代月度报告制度间的主要区别在于,传统制度要求立即发布新闻稿并于报告触发事件发生后两个工作日内提交预先警示报告,并且在前述情形下交易暂停;而替代月度报告制度则通常允许按月报告所有权状态,提交期限为月度终了后10日内,且无冷却期。

    如果合格机构投资者存在下列情形,则其不得适用替代月度报告制度:(i)对目标公司进行或拟进行正式要约收购,或者提议或拟提议对目标公司进行重组、合并、兼并、安排或类似企业合并,并且此等合格机构投资者将因此能够有效控制目标公司;或者(ii)在某些规定情形下,向证券持有人征集代理权。对于“拟征集”代理权的合格机构投资者,因“征集”代理权而丧失适用替代月度报告制度的规定不适用。因此,激进投资者可以在启动代理权争夺前,利用替代月度报告制度作为其累积所有权的策略。

    除根据预先警示要求和替代月度报告制度进行的报告外,如果持有人实益拥有、控制或实际控制的表决权证券所代表的有效表决权占发行在外的所有表决权证券所附有效表决权比例高于10%,则此等持有人须根据内部报告机制提交报告。“内部报告人”须于其成为“内部报告人”后10日内提交第一份报告,并须于此后每次交易后5日内提交报告。内部报告机制也可能延伸至大股东的指定(包括其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运营官)。根据替代月度报告制度进行报告的股东可以取得内部报告要求豁免,从而其作为内部报告人仅需按月进行报告。除报告在目标公司的证券持有情况外,内部报告人还须报告相关金融工具,包括相关合约(此等合约的价值或市场价格源于、参考或基于目标公司的证券价值或市场价格)。

    在确定上市公司兼并与收购交易的交易结构时,一个重要考量是,目标公司董事会的配合是否是必需的或需要的。如果能够获得目标公司董事会的支持(无论是通过要约、安排或者其他方式),则收购方将因此获得几项优势:

    •敌意要约收购所必需的105日期限可能会被大幅缩短,因为就要约收购而言,目标公司的董事会可能会同意将最短交存期限缩短(最短至35日);就安排而言,通常收购方可于安排协议公布后45日至60 日内获得股东批准;
    •可以采用安排程序(此等程序须经董事会批准);
    •可以获得保密信息(通常,作为对价,收购方会同意受保密与冻结协议约束),并因此能够在公开披露记录外进行更加广泛的尽职调查;
    •交易保护谈判(例如,分手费、费用补偿、排他条款以及与价格更高的要约竞标的权利),以确保提议收购获得成功的结果;
    •通过共同设计交易结构,实现节税并享受税收利益;
    •合作取得监管批准,尤其是当目标公司系集中性或受监管企业,或者存在一些外国投资审查或国家安全审查的特殊考虑因素时;
    •能够保留管理层和关键雇员(面对敌意收购,此等人员更加倾向于离职);
    •避免目标公司董事会采取防御措施以及后续寻求价值最大化的替代方案(这两种情形会使未经邀请的要约收购变得更加复杂,成本更高);
    •确定将出现“闯入者”的风险降至最低的交易结构形式,并获得时间优势;以及
    •董事会的支持性建议可能会有助于满足最低接受比例要求(如果交易结构为要约收购)。

    在某些情形下,收购方决定通过“敌意”或“未经邀请”的交易进行收购具有合理性;例如:

    •友好提议未能导致收购交易发生;
    •收购方已确定收购价格,其预期不会出现任何闯入者;因此,收购方不愿与目标公司董事会谈判,因为目标公司董事会可能会要求收购方提高收购价格,以换取其出具支持性建议;
    •收购方已获得大股东“锁定”;
    •收购方的目标可能并非获得目标公司的控制权,而是变更董事会或者对董事会施加影响;以及
    •收购方与目标公司董事会的估值意见差异巨大,收购方别无选择, 只能直接向目标公司的股东发出要约。
    鉴于对要约收购而言,目标公司董事会的支持并非必需,因此要约收购是完成未经邀请的收购或敌意收购的唯一可行结构。

    收购方可能会选择与目标公司的大股东签署锁定协议,以增加交易成功的概率。根据锁定协议,股东同意接受对其股票的要约收购或者同意表决支持交易(适用于表决权交易)。协议可能是“刚性的”,即无论是否存在价格较高且获得目标公司董事会最终支持的要约,收购方均有权收购已接受要约的股票,或者股东均须表决支持交易;协议也可能是“柔性的”,即股东有权解除锁定,并接受或者表决支持价格较高的要约。收购方自公布其要约收购的意图之日起,不得通过要约收购外的其他方式收购股票的实益所有权;此等禁止性规定不禁止收购方签署锁定协议;如无其他情形,签署锁定协议不会触发预先警示报告义务,亦不导致收购方与被锁定股东建立共同行动人关系。但是,股东签署刚性锁定协议可能会触发某些股东权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