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加拿大宪法下的投资与商业立法
一.加拿大宪法下的投资与商业立法

一.加拿大宪法下的投资与商业立法

    加拿大国家的建立基 于一部由英国议会在 1867 年颁布的法律: 《英属北 美法案, 1867》(the British North America Act, 1867)。该法案后来被 重新命名为《加拿大 宪法,1867》。连同 1982 年颁布的《加拿 大人权与自由宪章》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 构 成 了加拿大 的现行宪 法,即《加拿大宪法, 1982》(以下称“1982 年宪法”)。值得一提 的是,正是在 1982 年 英国国会通过了《加 拿大法案》以后,加 拿大脱离英国,获得 了完全/最终的立法权。 按照 1982 年宪法,加拿大建立于尊重个人自由的原则之上,为自 由民主国家。加拿大的国家管理权由联邦政府和各个省或地方政 府共同享有。联邦政府与各个省或地方政府的管理权限由 1982 年宪法的 91 条和 92 条做出了详细描述。 1982 年宪法 91 条赋予加拿大联邦政府在贸易与商务(trade and commerce)的立法与司法权,而凭借 1982 年宪法 92 条的规定,加 拿大各个省或地方政府则在财产与民事(property and civil)领 域具有管辖权。按照 1982 年宪法实施以来加拿大法官在各种案例 中对上述条款的解释。事实上,在多种商业领域内的商业活动系 由联邦政府和各个省或地方政府多重管理的,尽管有时侧重点不 同。 需指出的是,在法律体系上,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与其它各省及地 区不同。传承于罗马法,魁北克省是加拿大唯一的大陆法系地区, 以法典化的制定法为主,这不同于其他地区的判例法体系,即法 官的判例在以后的相同或类似的案件中必须得到遵循。

    加拿大《竞争法》(Competition Act,简称“CA”)规定了对涉及收购加拿大境内企业的交易进行审查的程序。

    除某些例外情形外,对于满足以下两项门槛的交易,《竞争法》要求发出兼并前告知:

    所有交易方及其关联方在加拿大境内拥有的资产的账面价值总额合计超过4亿加元,或者在加拿大境内、从加拿大境内或向加拿大境内出售此等资产可以获得的收益总额合计超过4亿加元;并且 位于加拿大境内的待收购资产账面价值总额或者在加拿大境内或从加拿大境内出售此等资产可以获得的收益总额超过8,700万加元(上述为2016年的门槛,此等金额每年进行修改,并随加拿大国民生产总值(GDP)的增长率而调整)。一.加拿大宪法下的投资与商业立法
以股权为收购对象的交易还须满足一项门槛,即,若目标公司系上市公司,则买方于交易完成后所持有的表决权比例须高于20%或者50%( 适用于买方于交易完成前所持有的表决权比例已高于20%的情形)。因此,如果收购方拟收购上市公司超过20%的表决权股票且达到了上述财务门槛,其须向竞争局(Competition Bureau)提交兼并前告知。
    对于须提交告知的交易,各交易方须向竞争局提供特定信息,包括交易详情、关联方信息、产品描述、客户和供应商名单及某些用于评估交易对竞争的影响的现有文件。 在法定30日等待期届满前,此等交易不得进行交割。如果竞争局局长(the Commissioner of Competition) 于此等等待期届满前,出具《补充信息通知书》(supplementary information request,简称“SIR”),则此等等待期延长至交易方全面遵守《补充信息通知书》后届满30日。除非竞争局局长已申请并获得阻止交易交割的强制令,否则交易方可于相关等待期届满后进行交易交割。

    对于敌意收购交易,等待期自要约人提交其告知之日起计算。竞争局局长将要约人提交的告知通知目标公司后,目标公司应于10日内提交告知。

    如果竞争重叠不存在或可忽略不计,则交易方有权请求竞争局局长出具《预先裁决证明》(advance ruling certificate,简称“ARC”)或者《不行动声明函》;此等文件通常可于申请提交后14-21日内获得。如果竞争局局长出具《预先裁决证明》,则其不得对此等交易提出异议,此等交易适用兼并前告知要求豁免。如果竞争局局长出具《不行动声明函》,则其宣称无意对此等交易提出异议(但仍保留提出异议的权利),通过签发豁免通知,此等交易适用兼并前告知要求豁免。

    如果竞争局局长未出具《预先裁决证明》,但已出具《不行动声明函》或者等待期已届满,则其仍有权于交易交割后一年内对此等交易提出异议。无论交易是否适用告知规定,竞争局局长均有权于交易交割后一年内对交易进行审查并提出异议。

    审查的实体标准是,交易是否很可能会实质妨碍或弱化加拿大市场的竞争性。竞争局在进行此等分析时会考虑很多因素,包括相关产品市场和地区市场、市场份额和集中度、市场剩余竞争的有效性、新竞争者进入市场的前景、进入市场的障碍、目标公司是否是破产企业、相关市场中监管或创新的作用以及买方的抗衡力。兼并后合计市场份额高于35%的交易通常会受到竞争局更为详细的审查,但是市场份额和集中度并非决定性因素。很多交易方合计市场份额高于35%的兼并交易都被允许进行。如果交易很可能会实质弱化或妨碍竞争,则竞争局局长有权申请竞争法院(Competition Tribunal)出具令状(例如,强制令或剥离令)。

    如果买方及其关联方或其享有重大利益的实体的业务与目标公司在加拿大境内的业务存在竞争关系,或者买方与目标公司间存在重要“上下游”关系(例如,买方系目标公司的主要供应商或客户),《竞争法》程序很可能仅对此等交易的时机和交割产生影响。

    一般而言,《加拿大投资法》(the Investment Canada Act,简称“ICA”) 适用于非加拿大投资者拟直接或间接获得加拿大公司控制权(定义见《加拿大投资法》)的情形。

    通常,如果投资者获得一家公司三分之一以上表决权股票,视为其获得该公司的控制权(推定公司事实上不受投资者控制,这一推定可被反驳)。收购方所获得的公司表决权股票不足三分之一的情形不构成收购方获得该公司的控制权。收购方获得公司多数表决权股票的情形被不可反驳地视为其获得该公司的控制权。如果加拿大公司涉足文化产业,或者投资者系国有企业,则相关部长有权自由裁量确定收购方已获得控制权,而无须适用上述规则和推定。

    超过特定金额门槛的加拿大境内直接投资应于交割前接受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部长( the Minister of Innovation, Scienc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或加拿大文化遗产部部长(the Minister of Canadian Heritage,适用于加拿大企业涉足文化产业的情形)的审查,而所有其他获得控制权的交易均只须提交告知。对于非加拿大实体以获得加拿大企业的控制权为目的而进行的直接收购,适用六项不同的审查门槛:

    •直接收购上市实体目标公司的企业价值在6亿加元以上,企业价值等于市值加上负债总额(不包括经营性负债)减去现金及现金等价物。
    •直接收购私人实体:企业价值在6亿加元以上,企业价值等于总收购价格加上负债总额(不包括经营性负债)减去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对于非100%收购,总收购价格包括非加拿大收购方为获得控制权而应支付的款项外的其他款项。一.加拿大宪法下的投资与商业立法
    •收购加拿大企业的实质所有资产:企业价值在6亿加元以上,企业价值等于投资者应付对价总额加上投资者所承担的负债总额(不包括经营性负债)减去移交给投资者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
    •直接收购文化企业:加拿大企业的资产账面价值在500万加元以上。
    •非WTO投资者直接收购非WTO所有人控制的目标实体:加拿大企业的资产账面价值在500万加元以上。
    •国有企业直接收购:加拿大企业的资产账面价值在3.75亿加元以上(2016年的条件,每年修改一次)。
    上述6亿加元的企业价值门槛将于2017年4月提高至8亿加元,并将于两年后(即2019年4月)提高至10亿加元;此后,此等金额门槛将根据以GDP为基础的指数公式每年调整一次。直接收购企业价值在此等门槛以下的加拿大企业以及间接WTO投资(包括国有企业进行的直接收购)仅须进行告知,但仍可能会因国家安全原因而被审查。
    间接投资(即收购在加拿大境内拥有子公司的外国公司)无须经过审查, 除非此等投资系间接非WTO投资或者加拿大企业系文化企业(此等情形下,门槛为资产账面价值5,000万加元以上,某些情形下为500 万加元以上)。此等情形下,审查于交割后进行。

    如果收购须经交割前审查,则在负责审查的部长批准前,交易方不得进行交易交割。审查申请应包括交易详情、与投资者和加拿大企业相关的信息以及投资者对加拿大企业的计划。通常,投资者须提交具有约束力的书面承诺(此等承诺的有效期一般为三年至五年),承诺履行其计划中的主要内容。

    负责审查的部长应于45日内确定是否批准投资(部长有权单方将此等期限延长30日)。经部长与投资者同意,审查期限可以进一步延长。

    对于仅须提交告知的交易,交易方须于交割后30日内提交告知,与交割前审查相比,告知须包含的信息较少。

    审查以投资是否很可能“给加拿大带来净利益”为标准。负责审查的部长将考察以下法定因素:投资将对加拿大境内经济活动产生的影响;加拿大企业中加拿大人的参与情况;投资将对加拿大境内的生产力、技术发展和产品产生的影响;投资将对加拿大境内竞争产生的影响;投资是否符合国家产业、经济和文化政策;以及投资是否能增强加拿大的国际竞争力。如果投资者系国有企业,负责审查的部长还会考虑外国政府控制的性质和程度、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情况、运营情况和报告惯例以及被收购的加拿大企业是否会保持进行商业运营的能力。

    《加拿大投资法》要求对任何可能“危及国家安全”的投资进行审查;此等审查与投资是否超过上述金额门槛以及投资者是否获得控制权无关。《加拿大投资法》和其他法规均未定义“国家安全”。因此,联邦政府有权以“国家安全”为由审查并否决交易,或者要求投资者作出承诺;此等权力的范围十分广泛。

    加拿大尚无自愿申请对交易进行安全审查的程序。这一点与美国不同,投资者可以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申请批准。但是,对于涉及获得控制权的投资(无论此等交易是否须经交割前审查),投资者可以于投资前或者于投资后30日内的任何时间提交告知,或者于投资前的任何时间提交审查申请(如被要求),以此确定联邦政府是否会对交易进行国家安全审查。如果联邦政府可能会对交易启动国家安全审查程序,则负责审查的部长须于告知或申请提交后45日内,向投资者作出此等说明。对于不涉及获得控制权的投资,无法定审查程序。如果投资者未收到此等说明,则其可以确定联邦政府不会对交易进行国家安全审查。

    一项全面的国家安全审查最长可历时200日。如果负责审查的部长认为,投资可能会“危及国家安全”,则其可以将此等投资提交给院督(内阁)。内阁会采取任何其认为合理的措施以保护国家安全;此等措施包括要求投资者不进行投资、撤销投资(适用于投资者已进行投资的情形)或者附条件地许可投资。